互联网玄学退化史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一命二运三风水,玄学之事向来为群众所乐道。

TVB有部老剧《清宫气数录》,何宝生和陈松伶饰演的数术高手,大概达成了玄学的最高成就。两人帮助慈禧扭转命格,除去宿敌肃顺,并把她的八字与清宫龙脉捆绑,终成九五之尊。

奈何男女主有缘无分,终究无法逆转自身命数,分别数十载只能在年老时相逢一瞥。其实就算知天知地,也有很多无法改变的定数。剧中有句台词尤为高频:“局气已成,只有想别的方法了!”

意思是说一旦风水格局摆成,五行之气流转其中,再去破坏其中构件也无法摧毁业已形成的“局气”。而眼下互联网最热议的玄学大案,无疑是四年前杭州保姆纵火案衍生出的林生斌水井事件。也有吃瓜群众关切道:能不能破一下这个局?想来井成日久,局气已难更改,须高人以妙法另破。

当舆情的走向从道德谴责变为玄学分析,可见任何社会议题、人生问题的尽头都可以是玄学。人们细思极恐的原因,在于对人性的极度不信任:生前害我身,死后尚欲镇我灵否?事情真相公检法自有交待,然后网民的心理却难以转瞬平息。

抖音评论里咋说的?“这届网友不好带,会破案,懂风水,有正义!”话虽如此,可是微博、豆瓣、抖音乃至一圈逛下来,硬糖君却没发现任何哪怕有点文学、心理学价值的玄学分析,说辞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套。一句话,传统文化底子太薄。

讲易数的不会占卦,弄星座的看错星盘,搞面相的还不如三姑六婆懂得多。从曾经天涯莲蓬鬼话的纵横今古,到如今的“全民论井”,互联网社区的玄学水平怎么退化成这样了?

帮忙打个佛号

“家里亲人生病了,可以帮忙打个佛号吗?”谁能想到“灵异豆瓣”小组已经堕落得跟拼多多砍一刀群差不多了。所谓打佛号,就是帮着对方念特定经书祈福,最简单的是南无阿弥陀佛。

长辈生病要念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,家人过世要念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,许愿要念《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》。当然,佛号也是讲转化率的,读功德经只有亲人能给对方七分之一,没血缘关系是0%。

“灵异豆瓣”组的两大月经帖类型,一是鬼压床,一是梦魇。但凡讲述鬼压床,组员都会苦口婆心地劝你:要不要去神经内科挂个号呀。睡姿不对,用脑过度,精神压力大都是病因。所以,近期有没有KPI考核或者科目二啊?

有人感觉被室友“借运”,所以考试没考好。组员就会强调心理暗示的力量很大,室友通过借你运气的举动让你觉得不舒服,进而影响了你的心态,最终导致考试不如意。

不管多灵异的事件,“灵异豆瓣”组都能用《走进科学》的理论体系将封建迷信一举击溃。电视每晚自动开机,组员回复“是不是你家WiFi被劫持了”“就算闹鬼,鬼每天弄你家电视也够它累得再死一次了”“求求你快断电,没电再开机才来发帖”。

最科学的还是用量子力学来分析“鬼魂”成分构造。正所谓“遇事不决,量子力学”,论证虽有民科意味,基本逻辑却没啥问题。该理论认为鬼是量子信息,受光强影响,可穿墙而过。人的死亡是躯体的灭亡,量子信息在躯体灭亡后会回归宇宙,然后找到新躯壳。

而鬼魂的瞬间转移,乃是量子隧穿,几秒钟从某地穿到某地的现象并不稀奇。而道教的符咒,正有破译能量空间密码的作用。这种以科学解释一切的信念,倒很像周星驰在《回魂夜》里饰演的捉鬼大师,他坚称鬼是一种可以捕获的能量。

如果你问为啥鬼魂都穿白色衣服,组员会淡定地告诉你那是职业装,假如你遇到的是红衣服的,那大概没机会在组里提问了。

最无聊的三个问题堪比湾湾谈话综艺:一是有人担心死后没人烧纸,问能不能提前给自己烧?二是情侣不能去爬山否则必分手或结婚,但组员说情侣的结局本来就是分手或结婚两种;三是生小孩同一时段要么全是女孩,要么全是男孩,组员说天下只有这两个性别。

组内金句字字铿锵:“知识不够,看什么都灵异。”还有和稀泥党:“科学还太年轻,认不出来神学是它的朋友。”灵异组组长是卖家具的,后来灵异组衍生成了“家具版”和“非家具版”。听说有新媒体同仁采访组长被拒,显然没有提买家具的事!

玄学没文学

镇魂井事件,恰可作为一面映射互联网玄学社区群像的镜子。豆瓣灵异组忙着搞科学,微博全是面相大师,抖音则着急忙慌地把它改编成新民间故事。各执一词,互联网玄学没了指导思想和核心阵地,很多甚至出现了基本技术失误。

豆瓣的“马克思盘讨论组”和“占星组”,基本的占星水平都缺乏,似乎全是初学者的练手基地。两个组全流行放表格,连星图都不会看。有帖子根据表格上写的星体落座去看,全看错了也没有指出来。真是以其昏昏,而欲使人昭昭!

微博上的面相大师和易经大家就更龙蛇混杂了,号称易经风水导师的付易昌,分析八卦堪称糊弄学典范。“他之所以建这口井,肯定不是只是解决吃水的问题。形状为八卦形,到底是镇魂还是祈福,只有他或指点他造井的人才知道。”好嘛,车轱辘话说了一堆,有效信息一句没有。

“面相”在简介里号称“精通新派八字,奇门遁甲以及风水”,少不得借着林生斌事件搞起这两年最有流量的传统艺能——总结渣男面相。“腮骨炸,颧骨突……三角眼,下三白”这些特征结合在一起,打得你阿妈都不认得。虽然让广大女性避免入坑是好意,可是“下三白”这些特征我大姨也有啊!

干干巴巴麻麻赖赖的信息二次搬运,一点儿都不圆润,好歹咱们也文学加工下吧?抖音博主“爱笑的小马”改编的故事尚有点《聊斋》的味道。“杭州有位林姓鳏夫,唤作林生,乃是一个布匹的掌柜。却说这林生本人也是个苦命人,原本与夫人携两子一女于钱塘江畔定居,妻贤子惠,道也知足……”

不过这文本也经不起咂摸,罅漏之处多有。比如既说鳏夫是林姓,唤作林生不就赘余了?不若改成“杭州有鳏夫,唤作林生”。“布匹的掌柜”似又脱了一个“店”字。“妻贤子惠”这妻贤是惯常搭配,“子惠”本意是否为“子慧”?“道也知足”恐怕是自动字幕把“倒也知足”弄错了。

若按现下的版本,林生的故事如果改成《聊斋》,倒很像唐人拍的2005版《聊斋志异》里的《画皮》篇。只可惜时无英雄,是玄学功底也不成,文学加工也不会,急得硬糖君这个吃瓜人发思古之幽情。

互联网社区讨论玄学,越来越缺乏文学性。不管什么恐怖级别,都说细思极恐,语言词汇尤其贫乏。呜呼哀哉,曾经那些发一个帖子引来千人盖楼二次创作的天涯神人都了?救救孩子吧,至少不要再让满屏幕轱辘话映入眼帘了。

聚时在咫尺,一念散天涯

1999年,如今升为上海市级机关副局职的“当年明月”,还没在天涯连载《明朝那些事儿》。宁财神也还没写《武林外传》,不过发了一篇吐槽文《天涯这个烂地方》。

“我几乎所有业余时间都是在天涯浪费掉的……我也曾经尝试过去其他论坛和聊天室厮混,但是总觉得到处都没有天涯这种人情味和凝聚力,其它地方没几天就玩腻了。”

这份22年前的欲扬先抑,的确可以作为当下互联网玄学社区的别样注解。天涯的“莲蓬鬼话”跌堕后,似乎再也找不到一个新社区可以让用户投入那么高的在线时长,并且获得等量回报。一篇高质量的鬼故事帖,可能要花费天涯er几个月甚至数年时间来成就,而如今用户的耐心可能还无法坚持看完15秒短视频。

天涯的回帖方式,读者既是正文阅读者,也是衍生性文本的书写者。更重要的是,读者和作者都在一个平台,制造了创作上的平等互动。天涯十大悬案里的“双鱼玉佩”,不就是被回帖者“无中生有”的吗?

“whisper218”本在分享新疆当兵的故事,结果“大雪压心”回他:“218,你要是讲到和双鱼玉佩有关的事,我就掐死你。”天涯er好奇心完全被吊起来了,随后玉佩和彭加木失踪事件捆绑,越发扑朔迷离,成了一场故事接龙式的“互动文学狂欢”。

2009年的重庆红衣男孩事件,也是在庞大的交互性文本中,展现了网友的表达诉求。公开的说法是意外死亡,但真正掀起玄学热潮的是五行学说。天涯技术分析帖曾剖析,泳衣为水,红衣为火,秤砣为金,横梁为木,地为土,怀疑这样阴毒的做法是为了让对方家断后,且死后魂魄尽散;更有帖子联系各地悬案,提出了邪灵祭祀说。

可以说,在天涯帖的衍生性文本与正文的相互呼应中,我们似乎更能够窥见难以言明的大众情绪。整个玄学文学的创作方式,好像“围炉夜话”的网络直播现场。这种共同参与缔造文本的路径,也更符合麦克卢汉对数字乌托邦的乐观想象。

事实上,无论是《青囊尸衣》还是《苗疆蛊事》,抑或大名鼎鼎的《鬼吹灯》和《盗墓笔记》,它们都是在玄学社区诞生的“新民间故事”。新民间故事作为一种通俗文学创作,更多的是集体智慧的结晶。如今活跃于网剧和网大荧幕的盗墓系列,大部分是2000前后玄学社区播下的种子。

很多时候,往往就是一个简单的想法,不断被群众哺育成了后来的大IP。南派三叔在《盗墓笔记》后记中就曾提到,最开始写“长沙血尸篇”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故事也可以让大家喜欢。结果一发不可收拾,一路挖坑完成了这部作品。

新民间故事是通俗文学的土壤,而玄学社区是土壤之土壤。如今玄学社区退化的现状令人狐疑:那些真正厉害的术士都归隐了吗?还是众声嘈杂淹没了真正有见地的言论?